日产GT-R怎么样?值得买吗?

日产GTR作为日系跑车的代表,一直是人们所津津乐道的话题,明明是一辆150万左右的跑车但却敢于400万的跑车抗衡,单单凭借这一点就足以证明日产GTR的实力了,而像“东瀛战神”“日本神车”这些称号也绝非浪得虚名。至于GTR值不值得买这个问题,关键还得看自己的用车需要,一般涉及到这个问题的就已经在说明,这辆车并不是您家庭中的第一辆车,所以它更多的使用场景是“尽情地享受驾驶激情”!<br />动力方面,日产GTR搭载了一台3.8T V6双涡轮增压发动机,最大输出555马力,峰值扭矩632牛米,百公里加速仅需2.7秒,从数据上看确实可以和顶尖跑车媲美。而它最出名的弹射起步又赋予了它很强的可玩性,直线加速甚至都可以和布加迪一较高下了。<br />除此之外,日产GTR还有一个优势就是改装潜力巨大,相信这点大家也都已经非常熟悉了,除了颜值上变得更加具有冲击力外,在性能上超过1000马力的改装版本更是层出不穷。当然,改装向来是一项比较烧钱的活动,到底要不要进行关键还得看自己的腰包。<br />外观方面,日产GTR并不像法拉利、兰博基尼那般凶悍犀利,但继承了日产V字型设计语言的前脸造型也是比较耐看的,俯冲式的车身线条营造出了十足的运动感,给人带来很强烈的压迫感。20寸轮胎搭配通风盘式刹车卡钳也都彰显出了该车性能车的身份。<br />可能很多人会说GTR一点也不实用,其实实用性这个问题并不只存在于GTR身上,几乎所有的超级跑车都这样,再说了,开跑车的目的无非就是为了能够尽情地享受那种驾驶激情,至于实不实用这个问题,估计没人会关心吧!<br />

查看原文 >>

芦丹氏柏林少女/孤儿怨/修女试香

跟室友一起买了芦丹氏三瓶让人看了香评就很想买的香水小样 没有什么很专业的香评 就说说作为一个普通人试了香之后的感觉 1.柏林少女 先说说这瓶 卤蛋的柏林少女真的很火 香评也特别吸引人 “玫瑰是我偷的 你爱的人是我杀的 不爱你是假的 想忘了你是真的 我有枪的话 可以保护你 也能杀了你 可最后我还是会偷偷扔了它 踉踉跄跄跑向你说我好怕” 这瓶香先吸引我的是香评 看了香评真的很想买来闻闻是什么味道 一开始喷的时候感觉是比较浓郁的玫瑰香精味 就有一点点失望 感觉没大家说的这么好闻 但是!过了一段时间之后 味道散去了一些就变成了甜甜的玫瑰味 让人莫名有些喜欢 个人感觉是介于少女和女人之间的味道 2.孤儿怨 这瓶香水的名字真的特别吸引我 好多人说像是焚香的味道我就特别好奇呀 室友买了我就没有再买 试了一下香emmm一开始喷上去的时候确实感觉自己像是一块行走的灵牌???还是有些发霉的那种???有一种进了寺庙的感觉 但是过段时间再闻 有些刺鼻的味道散掉了 味道开始变得有一点点甜 像是一只小刺猬熟悉你之后慢慢放下了防备的感觉 后调真的让人越闻越喜欢呀! 3.修女 最后说说修女叭 这是这三瓶香里面唯一一瓶我觉得刚喷上去的味道比较好闻的一瓶 一开始的味道有些酸甜 挺让人喜欢的 可是酸甜的味道渐渐散开后的味道我觉得有些甜腻emmm不知道是不是我喷多了 反正觉得闻了有点头晕 个人不太喜欢这个味道 最后对比一下这三瓶香 我个人觉得柏林少女和孤儿怨不相上下 我都挺喜欢的 修女的话应该不会买正装…确实让我觉得有点腻 当然啦 香是很私人的东西大家想买的话还是去买小样自己试一下8 别人的香评只能做个参考啦

查看原文 >>

国台办:民进党当局不择手段破坏两岸关系只会葬送台湾前途

有记者问:日前亲民党主席宋楚瑜率团访问香港、澳门,分别与香港中联办、澳门中联办主任会面。台陆委会称,大陆安排此行意在“统战”,消灭所谓“台湾主权”。发言人有何评论? 马晓光表示,亲民党主席宋楚瑜先生率团赴香港、澳门参访,香港和澳门中联办的负责人分别与其会面,这是正常的交流。民进党当局进行歪曲诬蔑,充分暴露其阻挠两岸及港澳交流合作、损害同胞利益福祉的图谋。 有记者问:台陆委会主委陈明通在接受采访时称,“两岸间有许多可能性,如欧盟、国协或建交”,但随后再次受访时又改口称“民进党当局没有讨论这件事,也不是当局的政策”。发言人有何评论? 马晓光指出,两岸同属一个中国,不是国与国的关系。他应该好好看一看台湾方面的有关规定,不要散布具有“两国论”意涵的言论。 有记者问:台行政机构日前发布所谓“危害资通安全产品限制使用原则”。有分析认为,台当局此举是针对大陆产品设置的禁购原则。发言人有何评论? 马晓光指出,这些年的实践已充分证明,两岸加强经济合作互惠互利,能给两岸同胞特别是给台湾同胞带来实实在在好处。但民进党当局违背人民意愿,反其道而行之,甚至东施效颦,企图对大陆高科技产业进行封锁限制。这种政治目的挂帅、违背经济规律的做法,最终损害的是台湾同胞的利益。

张献忠具体是怎样「屠蜀」的?

文章来源:杨津涛|短史记(ID: tengxun_lishi)

问:张献忠屠蜀的说法是真是假?他究竟杀了多少人?

文 | 杨津涛

张献忠“屠蜀”之说由来已久。大致有两种深具时代特色的说法:

(1)清代时,多谓其“共杀男女六万万有奇”,四川一省之人被屠戮殆尽,以至“千里如烟,空如大漠”。

(2)数十年前,史学界曾流行一种意见,称屠蜀之说不可信,张献忠所部杀的只是“地主、官僚以及从属于他们的反动武装”。①

鉴于清军入关后有过很多杀戮百姓的劣迹,民间也有很多人认为,屠蜀的主要是清军,张献忠做了“背锅侠”。

以上观点,均与史实存在一定的偏差。

四川人口在明末清初之际曾大幅减少,引发“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潮,是一件确凿无疑的事情。这种结果,是由四川数十年战乱所造成,张献忠及其大西政权是这战乱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崇祯年间,张献忠数次入川;张献忠败亡后,大西军残部、南明军、清军及其他农民军间,仍不断相互征伐。至顺治十六年(1659年),清军才大致平定四川。康熙十二年(1673年),四川又被吴三桂所据,再度成为战场。

明军(南明军)也好,清军也罢,包括吴三桂军,张献忠军,都曾残酷屠杀过蜀中百姓。

图:连环画《张献忠》封面

比如,崇祯十七年(1644年),明军赵荣贵部被张献忠所败,退往茂州。茂州百姓没有开城,赵荣贵遂在攻入后屠城。南明总兵王命臣占领顺庆,要求每家交银子,买“免死牌”、“牛票”,如果拒绝,就“掠其人,掘其粮,焚其室”。南明曹勋部在雅州,搜刮民间存粮,百姓只好吃草根、树皮,致使“僵尸满路”。②

再如,豪格等人统帅的清军,在顺治四年(1647年)被迫撤出成都时,驱赶数千百姓北上,到了绵州后又将其全部杀死。清军在简州乏粮,于是抓捕百姓,“有粮即放,无粮烧死”。豪格曾下令,对于不肯归顺的抗清者,一律诛戮,在潼川,清军杀了“不计其数”的降而复叛的川兵。

再如,吴三桂的部将谭宏同清军作战失利,后撤时拆掉浮桥,劫掠保宁,致使“男女溺死无数”。谭宏在辖区内勒索百姓,当地人纷纷逃亡,十室九空。战事平息后,四川已残破不堪,安岳、遂宁等县“绝人迹,少烟火者二十余年”。③

与战乱相随而至的,是旱灾、水灾与瘟疫。崇祯十年(1637年),剑州因洪灾“两岸军民漂没者千余家”;顺治二年(1645年),重庆因瘟疫“骈死连村”;顺治三年(1646年),峨眉“大荒,饿死者日无记数”;顺治五年(1648年),盐亭“人多饿死”,内江爆发瘟疫,百姓逃亡各地,数百里没有人烟。④

不过,上述“屠蜀”暴行,与张献忠相比,实可谓小巫见大巫。

图:四川彭山江口镇出水的“西王赏功”金币

张献忠曾在四川建立政权。他对川人的屠杀,有一些不同寻常的特点。

其一,张献忠经营四川,全赖严刑峻法造就的恐怖气氛。

大西政权的律法极为严苛,实行连坐法,一家犯罪,株连九家。一旦犯罪,轻的被割耳割鼻、砍断手足,重的斩首、凌迟,甚至效法朱元璋实行“剥皮填草”的酷刑。

其二,实施残酷的特务统治。

大西政权严格限制百姓的行动自由与言论自由。在成都,各门严查百姓出入,出城人必须呈报姓名、事由以及归期,逾期不归,出城人的家眷及邻居都要被处死。大西政权还派出密探,装扮成商人或乞丐,在城内暗查,若发现有人私下诋毁张献忠,就用炭在其家大门涂上记号,方便军队进行抓捕讯问。大西政权末期,因无法对郊野民众实施有效的特务统治,张献忠担心他们会做“带路党”帮助敌军,一度颁布了“除城尽剿”(城中百姓可以控制,故可归入良民)命令,针对郊外百姓,“不论男女老幼,逢人则杀”。

其三,在经济上,大西政权财政高度依赖暴力“打粮”。

大西政权禁止民间持有金银,私藏超过一两,诛杀全家,达到十两,就要剥皮。虽然建立了政权,但张献忠并没有执行按土地或人口征税的制度,而高度依赖靠没收财产和“打粮”,来筹集军饷和满足政府支出。地主与富户被抢光后,“打粮”对象就成了普通百姓。⑤

其四,大西政权高度防范、仇视知识阶层。

张献忠对开科取士非常感兴趣,每攻占一地,即举行科考,强迫当地读书人参加,张甚至亲自出题阅卷。不过,对被录取的知识分子,张并不信任,他录取他们,只是为了用虚职将他们控制起来,防止他们回到地方上聚众“作乱”。正是因为出于这样的目的,张献忠的开科取士,录取率非常高。大西政权末期,张献忠曾假借科考名义,在大悲寺一次性屠杀了数千名士子。⑥

图:“江口沉银”出水的银锭

上述暴政,激起蜀人的剧烈反抗。

内有反抗,外有清军,大西政权最终无法在四川立足。自成都撤离时,张献忠曾下令“剿洗全城,不留一人”。军中传教士记录下了当时的情况。

先是成都人被骗至城外:

“无罪百姓齐遭惨杀,息静无声。真是尸积如山,血流成河,逐处皆尸,河为之塞,不能行船。锦绣蓉城顿成旷野,无人居住。”

然后,张献忠又下令将皇宫和成都城焚毁:

“(张)下令将皇宫焚毁。在城外见隆烟腾起,火光烛地,大为狂喜。复令全城四面纵火,一时各方火起,公所私地,楼台亭阁,一片通红,有似火海。大明历代各王所居之宫殿,以及民间之房屋财产均遭焚如。转瞬间,川中首城已成焦土,实属可惜”。⑦

成都遂成一片废墟。

曾有学者为了证明大西军军纪好、不扰民,引用刘进忠约束士卒的《大西骁骑营都督府刘禁约碑》为证。该碑规定:

“扰害地方者,许彼地士民,解锁军前正法”,“不许假借天兵名色扰害地方,该管地方官查实申报,以凭枭首。”

可惜的是,因劝谏“生灵不可妄杀”,刘进忠被张献忠所疑,为保全性命只得降清。⑧

张献忠“屠蜀”,究竟杀了多少人,已难以细考。一个可供参考的意见是:较早对张献忠持肯定立场、反对“张献忠屠蜀”之说的四川学者任乃强,1947年写作《张献忠屠蜀记》时,仍承认:

“当时蜀人绝灭之原因,盖死于饥馑者什七八,杀于献忠者什一二而已。”

当时全川约300万人。如此,直接死于张献忠之手者,最低限度也有30-60万人⑨——鉴于大西政权所实施的暴政,任乃强所谓的“死于饥馑者什七八”,仍有相当数量须记在张献忠名下,他和他的大西政权,正是“饥馑”的重要制造者之一。

图:任乃强著作《张献忠屠蜀记》

①②胡昭曦:《张献忠屠蜀考辨》,四川人民出版社1980年,第4页,第55~59页。

③④王纲:《论明末清初四川人口大量减少的原因》,见于《张献忠在四川》,四川省新华书店1981年。

⑤李文治:《晚明民变:底层暴动与明朝的崩溃》,中国电影出版社2014年,第107~110页。

⑥耿法:《张献忠的一桩公案——从成都大悲寺屠戮士子事件说起》,《书屋》2006年第9期。

⑦(法)古洛东:《圣教入川记》,四川人民出版社1981年,第28、39~40页。

⑧冯广宏:《民心向背问张营——张献忠帝蜀实情考之六》,《文史杂志》2010年第5期。

⑨冯广宏:《张献忠屠蜀人数疑案》,《文史杂志》2009年第6期。

在这个话题无孔不入且热爱阅读的新媒体编辑部,我们经常在各种五花八门的公众号上,遇到或曲高和寡或趣味小众、但非常有意思的新鲜玩意儿。

现在,它们都将一一出现在这个栏目里。

我们也随时欢迎您的参与,留言向我们推荐您读到的低调好文。

本文由公众号「短史记」(ID:tengxun_lishi)授权转载,欢迎点击「阅读原文」访问关注。


受苹果公司新规定影响,微信 iOS 版的赞赏功能被关闭,可通过二维码转账支持公众号。

张震电影《雪暴》4月30日公映 首度搭档倪妮上演极地虐恋_娱乐频道_

张震极地激发极致表演

张震主演的电影新作《雪暴》将于4月30日公映,他在片中饰演边境森林公安王康浩,与廖凡、黄觉等饰演的黄金劫匪上演了一出极地求生的火拼大戏。在这部名副其实的硬汉电影中,张震饰演的王康浩与倪妮饰演的孙医生上演了一段“爱你在心口难开”的冬日虐恋,在冰天雪地的角力间显得尤为温暖又虐心。《雪暴》是张震与倪妮的首度合作,也是继巩俐、章子怡后,张震再次与谋女郎搭档出演。谈起对这位新搭档的印象,张震表示,“倪妮是非常认真的演员,对角色很有想法,非常有魅力,也有自己独特的味道。”而倪妮对张震身为演员的专业度同样赞不绝口,“震哥为了角色可以将一个技能磨炼到精湛,现在很少有演员沉淀下来专注这件事。这一点真的发自内心地非常非常佩服他。”

张震零下40度上演苦战苦恋

“张震是不刻意讨好观众的演员”

张震在电影《雪暴》中饰演的王康浩,是一名守卫在长白山区的硬汉森林警察。追击犯罪分子的过程中,他刚正不阿、果敢勇进,但当面对自己心爱之人时,王警官却表现得克制内敛,可谓“爱你在心口难开”。谈及对于角色的理解,张震表示,“他是对感情非常执着又很有正义感的人,接到这样的角色是我的一个小梦想。能够用自己的正义感做正义之事,好像一个超级英雄。”

在这部以硬汉男人戏为中心的电影里,儿女情长并不很多,但这段画龙点睛的感情戏也让张震为之下了不少功夫。在拍摄一场与倪妮的感情戏时,张震临场即兴加入了“雪地滑倒”的小细节,在严谨刚正的警官形象之余,让角色更加灵动立体,整场戏的最终呈现也有了更自然真实的效果。这样的小巧思在张震与倪妮的对手戏中并不少见,而这也激发了倪妮更多表演的灵感与动机。“震哥对表演有自己的想法,会努力完成一个立体的角色,不会把光芒集中在某一面。”她补充道:“震哥是一个不刻意讨好观众的演员,这是非常难得的。”

张震倪妮默契演绎极地虐恋

不断突破张震:我不会框住自己的表演

从《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年少出道,张震在《最好的时光》、《春光乍洩》、《爱神之手》中散发文艺情怀,再到《一代宗师》、《绣春刀》系列开辟动作戏领域。他的每一次出现,必会给观众带来惊喜,这一次的电影《雪暴》也不例外。4月中,电影《雪暴》开启了全国提前观影,有看过片的网友表示:“张震在《雪暴》中颠覆了以前的形象,在风头雪地里摸爬滚打、铁骨铮铮,暴雪都冻不住王警官的热血。”    

张震表示,他没有将电影去特别分类,打动人心才是最重要。谈及未来的工作方向,他表示想要尝试不一样类型的作品,不给自己设限便是他最明确的计划:“我不会把自己用个框架框起来,到最后来说演员还是比较被动的,就是靠导演和编剧给我们剧本看,我们再从中间做选择。”

事实上,张震确实言出必行,不断累积能量突破自己。2019年,张震紧握在手的华语警匪大片《雪暴》上映在即、好莱坞巨制《沙丘》密集筹备中、超级IP大剧《宸汐缘》也已正式官宣,影视资源丰富多样,持续蓄力厚积薄发。其中,电影《雪暴》将于4月30日公映打响第一炮,席卷华语电影“五一档”。